秒速赛车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秒速赛车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秒速赛车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第一百三十六章:天残神功VS西门无恨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地球,人间界。

    由于第一届的天下第一武道大会,众神云集,虎豹豺狼实在太多。

    加上传奇先天境界与半神天人境界的战力差距实在太大,因此绝大部分的人间界参赛选手都望而却步、然后知难而退了。

    东方天庭、炽天神域、地狱冥府、剑仙联盟、无量佛宗,这些势力原本就汇集着地球绝大部分人才。

    若非如此的话,这些势力也不会成为第一流的顶尖大势力,所谓的高手在民间,在超武时代的社会背景下,倒不如改为民间有高手……还有着那么几位高手残余存在。

    比如说天残老人,这位创立过九大魔门之一的资深老魔头,心性太过偏激高傲,他在晋升天人之后,数次以折损命力寿元为代价,催动修为突飞猛进,一路从天人初期短短百年就冲击到天人巅峰,并且数次推衍冲击超凡法身境界,然而邪功便是邪功,根基不牢,即便是天残老人,也卡死在晋升五阶法身境界这一步上。

    修为卡在晋升五阶法身的这一步上,内功反噬却越来越猛烈,并且这个时候东方天庭已经站稳脚根,一统三界,再想走神道路线已经来不及了。

    心性偏激高傲的天残老人也是狠辣,谁也不去求,自己躲在用以闭关的深山老林当中,就等着死了。

    宁可死,不低头,不求人,骨头堪称是硬朗的。

    然而,天残老人决意等死没多久,便有徒子徒孙通报老祖,天下第一武道会与皇极补天丹一事,若是能够比武夺帅夺得皇极补天丹,那可并不算是求到谁了,因此天残老人带着自己的天残神功再一次破关而出、重出江湖,要凭自己一身武功,再一次为自己冲杀出一条活路。

    因为不胜,便死,因此这一役天残老人真的是势在必得的,谁挡谁死。

    然而像这样的道统之争,天机一线,其它人也根本没有多少后退的余地,比如无量佛宗的观世音尊者,比如炽天神域的都灵上人,他们都是夺取之心甚为坚定。

    前期的赛事,基本上就是直接弃权或者各种横扫,直到赛事竞争到了中后期时,才骤然间激烈起来。

    在那极巨大的擂台之上,四面升起电磁墙壁一般的核能阵壁,伴随着这些年的科技发展,核能的利用与操控大幅提升,像这种核能阵壁虽然挡不住天人强者的突破,但用来挡住天人级的战斗余波,却是足足有余的,毕竟这些高阶武者之间的主要攻击是集中在彼此身上,而不是用来攻击核能阵壁。

    “西门恨,当年你被灭度那家伙几句话刺激得剑心崩溃,弃剑下山,现在怎么又回来了?”

    “莫不是老婆给你戴了帽子,又发现养了几十年的儿子不是自己的,戴绿帽加背黑锅,因而又羞愤上山?”天残老人双手交叉于袖中,就像一名老农般走上擂台,只是自他嘴里说出来的字字句句都太损了,字字刻薄,句句见血。

    然而,站在他对面单手持剑双臂抱怀而立的西门恨却似乎对此并不怎么在意。

    当年,天残老人嘴毒便是出了名的,就是因为这般性子,百多年前天残老人不知道招惹多少原本不会招惹到的仇家。

    “老妻长子都已然亡故,享年皆过百岁、无病无痛而终。秒速赛车爱过,痛过,现在家业兴旺,子孙繁盛,因此秒速赛车再次上山,再次执剑,从蜀山外门弟子做起,内门弟子、记名弟子、入室弟子、真传弟子,从无开始重新练剑……今日之秒速赛车,已经不再是昨日的剑痴。”言说着,西门恨缓缓拔剑,伴随着寒光剑器出鞘,蓦然之间,一股剑意便已然充斥天地,明犀纯粹。

    感受着这道恍若充斥天地的剑意,天残老人眼中瞳孔一扩,缓缓言道:“百年历尽世情,你的确进步了。”

    说着,以右手缓缓按在自己的左胸心口,一团炽白色的火光以天残老人心口为中心扩散开来,发出“噼里啪啦”得声声炸响,令人头皮发麻。

    “就让老夫,来称量一下你重新修起来的剑仙之道!”

    “故所愿也,不敢请尔。”

    砰。

    伴随着西门恨的这一句话语,以天残老人的身躯为中心,有九道炽白色的火焰火龙砰然涌出,那可怕的声势一瞬间便将四周观众骇得恐慌失措。

    好在,武道擂四周的椅子都是特制的,会把观赛者固定在椅子上,连上厕所都要提前五分钟申请,就是为避免观众恐慌出现大的拥护踩踏事故。

    面对天残老人的天残神功?九火炎龙正面扑来,蜀山剑宗执剑长老西门恨,居然在第一时间就飞身而退,然而虽然疾退,但他的气势锐意却丝毫不减,却是进退自如。

    蓄力运剑,再下一刻,剑光锵然出鞘,一剑挥出气势磅礴,那滚滚剑压就犹如移山填海一般碾压过去了。

    砰砰砰砰砰……在那接连的爆响声当中,九火炎龙中的五条直接就被剑气斩爆,而残余的四条虽然飞快膨胀,但却已经布置不出森然阵势,束缚不住西门恨的浮光剑影身法。

    (百年之前弃剑下山,百年之后再次执剑的西门恨,真正做到了“拿得起,放得下”人剑合,人剑分的境界,现在剑是他,剑又不是他,挥洒自如,进退如意,这进境惊人啊!)

    就在天残老人惊叹对手精进之时,西门恨蓦然间动了,他的身体“咻”地一声,与周身飞鱼般环绕的剑光合一,就像是一矢脱弦的利箭,刹那飞杀到天残老人的头顶上方处。

    其身躯一转,周身有三十六重剑气互相交错,旋转如轮,在“嗡嗡嗡”的声音中,环绕天残老人连续数十轮穿梭,就像一张猛兽张开的大嘴,一口咬下来。

    剑气狂兽,噬地吞天!

    化虚为实,借假修真,西门恨在浮光剑影的光华中蓦然出现在擂台上,而他面前却是一颗由大量飞剑所组成的金属剑球。

    真正的高手都能看出,这些飞剑虽然寒光闪烁,但其实全部都是剑气凝化的,然而在四周那些观众看来,眼前这一幕却是神乎其技一般,哪里还是武斗,更像是神话传说中的须弥芥子,飞剑杀人。

    “精彩!”

    “精彩!剑痴长老,秒速赛车爱你!”

    除了擂台四周的普通人观众在狂烈欢呼以外,擂台四周的摩天大楼上,也正有高手俯览注视着这场比斗。

    天下第一武道会在大都市的市中心露天举办,四周的摩天大楼并不是什么好的观赏位,因为太高也太远了,但对于传奇、天人这个境界的高手来说,这些许距离,当然并不影响什么。

    “皇极补天丹,真的是把很多老牌高手都引出来了,不过时代已经变了,过去那些书写传奇与神话的高手,除非如师尊一般与时俱进,否则都会被时代甩下成为新生代高手的垫脚石。”

    在天下第一武道会擂台四周的摩天大楼上,一身华袍的杨景与身着法袍的因达尔正在喝茶。

    两人所处于的,是一间极为高档的茶话室,典雅的装潢,明媚的侍女,鲜嫩的新茶,杨景是非常爱喝茶的,他一边喝着手中的香茗,一边这样言说道。

    “无论是天残老人还是蜀山长老西门恨,都好强啊。这个西门恨似乎达到了师尊所说的‘人剑分’境界,人完全驾驭着剑器,纵横来去,挥洒自如。师尊禁止秒速赛车使用神眷之力,秒速赛车对上他,真的是不好打啊。”因达尔?赫鲁虽然是石应虎的弟子,但出身于暗黑世界的他却是死灵法师职业,若没有战神神眷,法师与同阶武者打擂台战,当然是很吃亏的。

    “放心,你对不上他的。”

    “嗯!?”

    在这个时候,另一边的另一幢摩天大楼上,白九樱正带着菲尼以及阴姬八女一边品尝着糕点,一边点评着下面的战斗。

    白九樱创立过魔道大派,她有着自己的势力根基,此时此刻包下一个楼层,八姬随侍于身边,五魔子各自持握兵器在身后守着,那真的是极有架势派头。

    “看样子,这一场是蜀山剑宗的西门恨赢了。他的剑术,真的是超级厉害啊。”菲尼看着下方的战斗,赞叹言道,她与白九樱非常要好,两女时常一起结伴游玩。

    “不,西门恨输了,他的剑术虽然厉害,蜀山剑道的攻击力杀伤也高,但双方的功力差太多了。那个死光头跟秒速赛车讲过天残神功,说天残老人的‘先天命气’厉害非常,若是这么容易就被击败了,却也当不上那个死光头厉害非常的评价了。”

    果然,就在白九樱与菲尼两人言语之时,擂台场中的形势发生了变化。

    本来,西门恨并指为剑,以剑诀凝聚道道高凝聚度剑气攻入剑球之内,这样只攻不守,疯狂输出。

    然而,那轮巨大并且随着剑气叠加越来越大的金属剑球,突然开始急剧膨胀起来,就像其内有什么巨大的魔怪正在挣扎而出一样。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连受秒速赛车两百道刑凶剑气,他一点伤都没受吗?)先以剑诀封印天残老人,再不断攻出一道道高凝聚度剑气,全力施为之下,西门恨自身的消耗也非常大,然而他却可以清晰感受到,眼前这金属剑球内的反抗力丝毫没有降低,甚至其中的炽烈气息变得越来越庞大凶暴了。

    以天残神功修炼出的先天命气,可以转化为九转心炎,此功修至高深境界,化五脏、融六腑、炼皮骨、销血肉,一身脏器、骨胳、经脉尽都尽数转化为先天命气并且威力无比。

    而作为这套绝世魔功的创立者,天残老人无疑将这套魔功修炼至不可思议之境界。

    “轰隆!”

    伴随着炽白色的焰光,越胀越大的金属剑球终于支撑不住了,蓦然爆炸开来,而在那熊熊的炽白色光焰中,一巨大的炎魔巨人前挥手爪,犹如未卜先知般提前一步预判到西门恨的闪躲飞行轨迹,在一击之间,便将其整个砸落了下来。

    吸……

    猛烈狂吸一口气,下一刻炽白色的炎魔巨人周身光虹轰隆扩散,一波又一波的焰光海潮一般冲击在四周的核能阵壁上,令能量冲击又反弹回来,极短时间内便让整个擂台飙升到千度往上的高温。

    而这样的恐怖声势,仅仅只是天残老人为捕捉到西门恨身法轨迹的范围性压制,在这样的一片炽白与高温当中,西门恨再也无法充分发挥自身的超高机动性优势,其后又被火焰炎魔巨人猛砸了几记,实在扛受不住,蓦然冲天而起,于正上方击穿了核能阵壁,伴随着犹如火山般的焰光喷发,周身焦黑破损虚空而立的西门恨苦笑抱拳。

    “在下战败,自愧不如。”

    没法不认输,天残老人以自己一身寿元命力祭炼内功,他四阶天人巅峰境,并且功力深厚程度在四阶天人巅峰当中都是出类拔萃的,因此,一旦陷与他比拼内功的情境,并且在短时间内做不到破局,那么绝大部分的四阶天人武者,都有败无胜。

    老江湖、老牌强者,能够活到“老”字,必然有自己的积累与底蕴,至少,他那一身功力厚度优势是作不得假的。

    “掌门师兄,抱歉,未能得胜,让宗门丢脸了。”西门恨飞回到蜀山剑宗的这一边,冲着清微真君这样言道。

    “无妨的,天残强行以力压人,赢得也不光彩,更何况他时日无多了,犯不上同他拼命。”

    天残老人以自身命力血祭魔功,而西门恨走的却是最正统的剑修之路,若无皇极补天丹之事的话,二三十年后天残老人很可能已经自己老死了,而走在正道剑修之路上的西门恨,哪怕自身修为再不进步甚至倒退,也至少有上千年的寿数可活,这还是因为剑修一脉不擅延寿。

    “正派以几十年的平庸换取几十年后的畅通,邪派则以日行千里不断前进,前者承载的压力一旦悟通,则再无天障,后者每一日均可能面对自身难以逾越的天堑。”

    “不过,据秒速赛车所知天残老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据说得这种病的人活到二十岁都很难,更别说成为武者了,而天残老人却此以为契机练成了一身常人不可想象的绝世神功!”因为心中的赞叹,白九樱最后都不称天残功为魔功了,而是称之为神功。

    对于天残老人来说,正道之路他天生就走不通,想要练武,想要活下去,想要活得好,他只有走邪道,走非常道,而想要活下去,何错之有?

    天下第一武道会的赛制,并不是特别公平,就是非常普通的六十四晋三十二,三十二晋十六,十六晋八这样的晋级制,因此,也有可能出现强者提前碰撞上,两败俱伤,最后被相对弱者捡走便宜的情况。

    但是,能在这一届天下第一武道会杀到前列的武者,没有一个四阶半神/天人境以下的,真正意义上的强者云集,哪有弱者。

    今日,是一线强者彼此碰撞的第一场,无论是匿迹多年的天残老人还是放下剑后又重新拾起长剑的西门恨,他们的卓越表现,都让所有人为之赞叹惊愕,津津乐道。

    ……………

    九重天界,炽天神域,战神禁宫。

    此时此刻,光着头、赤着脚的石应虎身披一宽松舒适的袍衣,正在一片竹林当中读书。

    他倚靠着一块散放着清爽凉气的大石上,身旁有很多黑白之色纠缠的大胖熊正在挥舞着竹棒互相打斗。

    炽天神域,即是战神领域,在这个领域,哪怕什么都不做,都会莫名感受到许多武道讯息,石应虎什么都没做,但当地球人间界的武道讯息浓烈到一定程度之时,一些武功秘籍、武道知识便会自然而然的传递过来。

    因此,那些养在这片神域当中好吃懒做的大花熊们,在战争神力的耳濡目染之下,灵智渐开,渐渐就开始修炼拳术爪法棍术。

    但因为石应虎作为神主是平和的,因此它们修习武功时也不会生出多少戾气,就是彼此玩闹,算是多出一门娱乐活动。

    (再这么继续养下去,就真的变成一群会武功的熊猫人了。)脑海中闪过一个有些奇怪的念头,然而石应虎也并不怎么在意,依然倚靠在清凉的大石头上看着书。

    清泉流水,在竹林的一旁有一柄巨大狰狞的暗红色战刀竖插着,一股与其格格不入的纯金色战魂笼罩着神兵大邪王,正是石应虎从吕放那里交易过来的天地斗魂!

    哪怕凶邪如大邪王,在石应虎的炽天神域内也就仅仅只是柄普通的魔刀而已,更何况它此时此刻被天地斗魂笼罩住之后,刀意斗魂彼此疯狂拼杀,都想吞噬对方,因此,表面看上去,就更加的风平浪静了。

    石应虎靠着石头,右手拿着书,左手旁有琉璃玉碗,其中有一些肉脯鱼干,石应虎百~万\小!说的时候随手捞吃着。

    但也因此,不时就会有大花熊受到香气的诱惑,爬过来伸着大头向石应虎腼脸,然后被石应虎按着脑袋推开,一次,两次,三次,四次……次数多了,大花熊学乖了,它过来之前会先叼一只小花熊,然后爬到石应虎面前把小花熊丢到对方怀里,缩回头时顺嘴叼走肉食。

    石应虎仅仅只是看大花熊来气,但他对于小花熊还是满喜欢的,因此有时候也会顺势丢给对方一两块肉食,其它大花熊见状,没过一会,石应虎的怀中就爬满了一堆的小花熊,石应虎像一块石头一样靠在那里随便它们爬,然后自己则一边随手撸着一边看着书。

    就在这时候,一道阳和而纯彻的气息从竹林之外走入进来,石应虎只凭这道气息,便知道对方是自己小师妹华云,也只有修炼过九阳真经的她,方才有像这样阳和而纯彻的气。

    炽天神域内,阳刚类绝学不计其数,但像九阳神功那样醇厚的,倒真是满少见的。

    “夫君,你还在这里百~万\小!说撸熊猫,九樱姐姐已经在打擂台赛了,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她啊?”

    “九樱本身的实力不弱,又是秒速赛车的妻子,哪怕是打擂台赛,三界之内胆敢真正伤到她的人也没几个。更何况战斗烈度高到一定程度,秒速赛车是会知道的。”

    “那是通常情况下,现在这种时候可未必,尤其这一次九樱姐姐遇到了一位不怎么卖你面子的对手。”

    “谁啊?”

    “东方天庭三大神将之一,破军!”

    “……那个疯子?”

    树大则招风,炽天神域受听调不听宣,又拥有独立开府之权限,年年占有着东方天庭巨量的神力供奉,像这样的存在,自然会招来一些非议与政敌。

    七杀星主与贪狼星主还好,东方天庭三大将星之一的破军星主,却一贯鲜明表态,非常看不惯石应虎,认为他毫无人臣之姿,脑后生有反骨。

    对于这种近乎诛心之言的话,石应虎一向是不怎么在意的,大家都是混口饭吃,破军星将要刷“国之忠良,帝君心腹”的人设,只要没有真正碍到自己,那就由他刷去,反正大家仅仅只是同殿为臣而已,平常也并没有什么交集。

    然而,后来石应虎渐渐发现破军星将并非是出于“工作需要”讨厌自己,他是真的拿自己当敌人对手。

    只是,哪怕意识到这一点,石应虎也并没有像正常情况下那样,直接干掉他。

    七杀、破军、贪狼三大星将,都是天帝吕放的左膀右臂,核心下属,自身除非打算同吕放彻底决裂,否则这三个人是动不得的,若是动了的话,吕放的压箱底的核心能力天道圣剑,便算是半废了。

    更何况石应虎的身份也敏感,作为整个东方天庭除至高昊天上帝以外的最强神明,你要削弱帝君的力量,到底想干什么?

    面对这一点,吕放已经竭力做出调和了,不死冥帝周笑的崛起,一方面固然是时也势也,但另一方面,也未尝不是东方天庭、天帝吕放,他需要周笑分摊石应虎带来的压力,分散其过于强盛的威势。

    但事实上而言,这一作法有效果,但却是意义不大的。

    因为吕放所期待的彼此牵制之势并未成型,在各个方面来说,石应虎的段位都高过冥帝周笑太多。

    无论是石应虎当年的资历,抵挡灭世之龙的大功,还是他今时今日的成就功勋,都是周笑甚至吕放难比拟的。

    就连天庭众臣都默认为炽天君石应虎是东方天庭的第二号人物,而不死冥帝周笑,是排在其后的。

    人间界,天下第一武道会。

    白九樱与星将破军的战斗尚未开始,此时此刻正在擂台上交手的两人却是地狱冥府势力的幽冥婆婆与无量佛宗的大力尊者。

    于无量佛宗修炼《力士移山经》的大力尊者,在外形上看却是一名高大却又非常枯瘦的汉子,他实在太瘦了,瘦得骨架嶙嶙,近乎于皮包骨,但这样一个人,脚踏大地便地动山摇,深陷的脚印,扩散的龟裂,乃至于他每一步踏下去时所扩散开的震荡之力,都在侧面说明着大力尊者的佛力修为是何等的深厚。

    作为当年的逆天七妖之一,大力尊者的真正身份便是血鬓牛魔,虽然限于资质他无法凭自身能力精进至法身,但不同于烈翼鹰王自己不用功,血鬓牛魔一身修为可是深湛扎实至极。

    tdn1902041d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秒速赛车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秒速赛车_秒速赛车平台【信誉无忧】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
台湾宾果彩票 5分快3 澳门5分快3 5分时时彩官方网 3分快3 3分时时彩官方网 五分飞艇 大发pk十 澳门pk十 5分pk10